咿呀暑期台湾志愿者服务心得(二)

记2014.7.17《短耳兔》儿童劇演出

 ————李宥妍

1031

我來自台灣,這是我在北京聽力協會擔任志工三個星期以來,第二次踏進康復機構和孩子們實際接觸。踏進機構的木頭地板,裡面的布置簡單整齊,樓梯的欄杆稜角被厚厚印有小熊圖案的布墊包住,看上去溫馨可愛。

距離開始演出尚有一些時間,我們在一旁把握時間準備。小狐狸嬌嬌忙著練習張牙舞爪、大老鷹朱琦裝上翅膀、神燈精靈孟祁協助大夥,而短耳兔茜涵以及鱷魚鴨淳方則早就穿上布偶裝在一旁等待了。這是一齣簡略的話劇,沒有燈光舞台、道具布景也十分短缺。但是我們賣力演出的心意絲毫不因為設備短少而減弱。要開始了,「在一個遙遠的兔子王國,有一隻長得相當特別的兔子……」我深吸一口氣,想著協會姐姐們的叮嚀,努力把音量放大放慢,念出練習音調多遍的句子,短耳兔波波就活力四射地登場了。「嗨,各位小朋友們大家好!我是波波!……」看著茜涵和淳方在台上使出渾身解數表演,台下的孩子目不轉睛的景象,我也要更認真才行。

而後面登場的神燈精靈孟祁一開口,中氣十足的聲音便令我感到不好意思,相比之下總覺得自己可以再表現得更好。話劇最後是在熱鬧的兔子舞音樂中結束的,所有的角色都上台帶小朋友們歡樂地跳舞。演出結束,我們上樓休息,康復機構的老師過來拍拍孟祁的肩膀,說他的復原狀況真是相當良好呢。沒錯,活潑開朗的孟祁也是一位聽障孩子,不說的話大家可能只會以為他老是在聽音樂。我們和他相處來往也和一般人沒什麼不同。毛潔笑著說看見孟祁康復良好的樣子,讓機構的老師們都充滿了希望。

下午我們仍然留在機構,為張老師的繪本課擔任小助手。張老師和圍坐一圈的孩子互動,由他們的反應和回答,復原程度便高下立見了。狀況好的孩子反應及時且回答正確,狀況較差的孩子則要多花一些時間才能明白老師描述的衣著、髮型、鞋子的顏色指的是自己。我聽著孩子們咿咿呀呀稚嫩的話語,感到相當地療癒。都市的擁擠、嘈雜、人性的自私,種種複雜的事情,在寧靜的此刻彷彿都不曾存在於這個世界上,觸目所及只有單純無憂的笑容。我想,身為機構的老師真是不簡單。她們有無比的愛心和耐心,堅持著這份既辛苦、挫折感又重的工作,在郊區小小的機構默默耕耘,令人感到相當敬佩。她們的心卻實非常柔軟……。

還有一件令我記憶深刻的事情。當時趁繪本課還未開始的空檔,我們向孩子們說說話、和他們玩。我微笑地朝一個小男孩伸出手,他露出靦腆的笑容湊近,想不到一向他張開雙手,他就開心地撲近我懷裡,我冷不防往後倒並哈哈笑了起來。稍後孩子又變的羞赧,躲至同伴背後,任憑我怎麼招手也只是嘻嘻笑,不肯再出來了。

後來我有機會逗逗聽常的孩子,一相比之下,我就難過得不得了,卻又覺得不該傷心。他們好容易就可以回答得出自己幾歲,念幾年級,迅速且清楚。而聽障兒童是一群純真的天使,你向天使說話,他可能還是自顧自地畫畫、做自己的事,活在自己的世界中。或是睜著澄澈的大眼睛望著你,你會覺得內心好像有一絲說不出的什麼被「噹」地觸動了,一種難以言喻的感覺……。

如果你也和我有一樣的感覺,快來和我們一起關注咿呀總動員,為公益活動付出努力!

QQ图片20140730110001

图片1

 

You may also like...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